有一说丨炮制“伪环保公函”应遭到刑责追查

  5月3日,两名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的环保志愿者在山东泗水县杨柳镇调查时遭多人殴打。志愿者的调查源于一名当地居民的举报;这名举报者从4月开始向当地环保部门反映水塘疑似遭污染的问题,曾接到自称“政府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也收到过署名杨柳镇人民政府寄来的“反馈材料”。但记者调查发现,不管是请举报者“见面聊聊”的电话,还是表示将大力整治污染的“情况说明”,都不是出自当地政府。(5月7日《北京青年报》)

  无论假充“政府工作人员”打出的“约谈”电话,还是署名杨柳镇人民政府寄递的“反馈材料”,皆与当地政府无关;但以常情推之,当与举报材料所反映问题的利害攸关者有关。

  而事后环保志愿者回拨“约谈”电话,接电话女子称不是政府工作人员,而是在利丰食品有限公司工作,并称之前“领导”用过她的电话;而“利丰食品”正是被举报涉嫌排污的企业。举报材料称:该企业“近年在村北挖了这个水坑,向水坑里排放污水,水坑与附近的楚夏寺河相连,夏天下雨时,会开闸将污水从水坑排入河流……河水呈黑色散发臭味。”

  而在殴打志愿者事件发生后,当地警方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三名打人者中的一人,46岁男子“刘玉成”,正是举报者李森所收以杨柳镇人民政府名义发出、题为《关于杨柳镇楚夏寺河道治理的情况说明》函件上的具体署名者。那么,这位名叫“刘玉成”的男子,是否就是该涉嫌排污企业的“领导”?又或是受到该企业“领导”指使?

  如果这位“刘玉成”,经查证就是假充政府工作人员打“约谈”电话者,和以镇政府名义发出的“反馈材料”炮制者,那么,对其的惩处,就不能止步于打人后的拘留并处罚金的行政处罚,更要依法严肃追究其刑事责任。

  《刑法》第280条规定: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胆大包天,肆意妄为,炮制“反馈材料”公文,以镇政府名义向举报者寄递,已属扰乱当地政府的正常社会管理活动,并损害政府信誉,涉嫌触犯伪造、变造国家机关公文罪。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如果举报者举报内容不实,涉事企业大可秉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坦然视之;乃至通过司法渠道维护自身商誉,这也没什么不可以。但是,竟然反应过度,又是假充政府工作人员打“约谈”电话,又是炮制政府公文向举报者寄递,甚至组织人殴打介入调查的环保志愿者,这究竟是为了掩盖什么?而令公众更为关切的,当然是举报者所反映的该企业违法排污入河问题,究竟是否属实?这就需要当地环保部门积极履职,彻查清楚,给出一个明确答案。

  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经济的发展,绝不能以生态环境的透支为代价。环境保护,需要方方面面合力施为。这既离不了相关企业的环保自觉,也离不了环保部门的恪尽职守,强化监管,还离不了民众基于自身利益对违法排污说不的维权行动,以及环保志愿组织的公益热心。而任何阻滞生态环境保护活动的不法行为,都应受到相应法律责任的严肃追究。

  关键词

  我研究晚清幕府制度多年,有2200多年历史的幕府制度是如何变迁的,问我吧!

  我研究晚清幕府制度多年,有2200多年历史的幕府制度是如何变迁的,问我吧!

  我研究晚清幕府制度多年,有2200多年历史的幕府制度是如何变迁的,问我吧!

( 发布日期:2018-10-06 13: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