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志愿动态 >
卓杨灵儿:重返天然 记实我在非洲做野保意愿者

  ,2004年11月出生,自出生起,爸爸就经常跟她讲野生动物的故事。4岁的时候第一次跟爸爸去非洲,亲眼看到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就非常开心兴奋,爸爸专门写了一本书《小星巴玩转非洲》(山西教育出版社出版)记录她去非洲的旅行故事。8岁的时候第二次去非洲,开始接触野生动物保护的理念,回国后开始在学校和同学圈里宣传野保理念,并经常在爸爸组织的活动中上台演讲。12岁的时候第三次去非洲,在肯尼亚住了近两个月,担任爸爸的助手,参与修建野外图书馆、开辟新的步道、做野外记录、更新狮子研究数据库、为访客讲解入住野保营地的注意事项、带领志愿者团队步行识别动物足迹和植物外形和功效、为首席巡逻官翻译(英译汉)、参与组织非洲草原运动会和文艺晚会、参与修建了两个防狮围栏,经常跟爸爸一起走访原始部落。

  2016年6月30日,我第三次随着爸爸踏上了非洲的土地,再次来到那充满着美好回忆的地方,我怀着十分激动的心情,已经准备好了去全身心投入到大自然,忘掉在城市里的喧嚣和烦恼。这次我并不是游览者,而是来做野生动物保护的,做野生动物保护也不只是说说而已,是脚踏实地地做真正对拯救野生动物有益的事。

  马赛马拉-奥肯耶保护区是野生动物生活的家园,也是爸爸工作的地方。我来之前只能透过小时候的模糊记忆看到这里、只能听爸爸讲这里的故事。当真正亲身来到这里,我不禁惊讶的叫出了声,保护区的里面和内罗毕完全是两个不一样的世界,人心的贪婪和欲望使城市里的人无限建房,到处都有很多车排放尾气,偷、抢的事情随时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发生。但保护区里有着清鲜的空气,匆匆郁郁的树木映衬着金黄的草原,还有成群的角马、斑马及各种羚羊在草原上和谐的吃着草;大象带着小象在丛林里穿梭;狮群悠闲的在灌木丛旁,沐浴着阳光休息,小狮子在一旁玩耍、打闹;雄鹰在碧蓝天空中舒展着双翅自由的飞翔。

  在保护区里每天早上鸟鸣声会把我叫醒,然后跟着爸爸出去巡逻,看看有没有非法放牧,有没有盗猎者,有没有动物受伤;接着在野外享用早餐,旁边就是各种各样的动物;下午,可以和爸爸一起在我们野外的家里工作,傍晚又出去巡逻,晚上七点回来以后就在篝火旁边玩动物游戏,夜里听着雄狮的低吼入睡,,有时动物们会来到野保营地跟我们打招呼,这才是我想去的地方,这,才是我最向往的非洲大草原。一个远离城市钢筋混凝土的伊甸园。

  这里是动物们的家,是动物们在地球上仅有的家,它们的家园已经被人类压缩的很小很小了,竟然还会有盗猎者闯进他们家园里伤害它们,我连想都不敢想,如果这片地方再次被人类破坏,这些可怜的野生动物朋友们该何去何从?100年前还有20万只狮子,可现在只有3万只了,等到动物们都灭绝了的时候,人类才会醒悟吗?等到动物们都灭绝了才来后悔以前没有保护它们吗?以前大象以自己的象牙为荣,但现在象妈妈最伤心的就是看自己的孩子长出了象牙来,这算是一种讽刺吗?

  来之前,我的很多朋友让我小心猛兽,我在微信里发图片,别人看到我坐的是敞篷车,纷纷让我离他们眼中会吃人的狮子远点,我告诉他们,危险的其实是人,而不是动物们,动物是最重感情的,也是最纯真的。有次巡逻,发现一只母狮——娜赛丽雅,她正在灌木丛里睡觉,我们的车在旁静静地观察她,过了一会儿,那只母狮缓缓起身,向我走来,然后就在离我1米远的地方躺下休息,还用尾巴打着苍蝇,她没有半分警惕,一直很放松。娜塞丽亚的举动使我非常感动,也彻底理解了爸爸为什么会下定决心来非洲保护动物。

  在这两个月里,我参与到了马拉野保基金会的野外项目中去,慢慢了解了什么是野生动物栖息地的保护,什么是濒危物种的保护,如何解决人兽冲突和非法放牧。最让我骄傲的是我可以帮爸爸给大家讲解各个项目,做爸爸的小助理,我希望能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帮助到这些野生动物,让他们不要灭绝,让一百年以后我们还能看见它们,而不是在书本上,在化石里……

  回国以后我准备通过摄影展和演讲的方式把自己在非洲两个月的经历讲述给大家,希望让更多人重视野生动物的保护。

  最后,我想呼吁大家请不要购买皮草,当你买皮草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野生动物被活生生扒皮的痛。请不要购买象牙、犀牛角,当你买象牙犀牛角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大象犀牛被杀死然后割掉牙齿的苦。

  卓杨灵儿的爸爸——星巴,第一个到非洲做全职野保工作的中国人,马拉野保基金会创始人,常年在非洲野外与原始部落为伍,与狮子为伴,守护野生动物的栖息地。他在非洲的传奇经历已经被拍成了很多电视纪录片,正在影响更多中国人关注全球范围的生态与野保公益事业。

( 发布日期:2018-08-25 13: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