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兰花》之出格筹谋 关于四川品牌兰花成长

  2018年9月应四川省兰花学会秘书长、《魅力兰花》创始人黄毅先生之邀,就四川品牌兰花发展事宜谈一谈我的个人看法与畅想。

  其实兰花的品牌发展应该是分两块来讲,第一块就是各个铭品的品牌,第二块就是兰种的品牌,下面我就分别加以论述,以期抛砖引玉,希望大家踊跃发表各自的畅想。

  我曾经说过未来的兰花市场就是诚信与品牌的天下,并且一直在倡议大家要着重该方面的发展!现在已经是大数据时代个人行为稍有不诚信的地方都将被记载在案,并且很容易就能提取。像征信这块以前是针对企业,如今已经发展到个人约束上来了,这就是未来社会主抓诚信发展的必然。一样品牌发展是基于诚信的基础上,没有诚信的保驾护航根本就谈不上未来的品牌发展。

  说到诚信与品牌在兰花上的发展,有人不禁要问这是两竿子都打不到一起的事情,其实带有这样疑问的人就是没有想明白。兰花的品牌发展那是一定要建立在诚信上的,如果想要打造一个兰花品牌,全部采用虚假宣传或包装,不管有多少人参与其中终将纸包不住火。如果该被包装的兰花铭品不具有传世的精致格调,那么一时的恶意炒作亦将很快烟消云散,难以持久很快将就被人们淡忘,在第三波兰市上的高价兰花被大浪淘沙的不在少数,也就是这个道理。

  还有一些新花开品很是经典,由于选育者不着重品牌保护在小农意识形态下,只想着赚快钱故在短短的十来年时间里就被不良用心者使用科技手段给打劫一空。爱兰者选育一棵经典的新花十分不易,少则十多年,多则大几十年,有的甚至于一辈子都没有缘分选出一棵心仪的传世精品来。而不良用心者使用科技手段只需要花上3-5年时间除蕙兰之外皆可以成批地搞出组培苗来,这是对资源选育者的极大的伤害。就在这个秋天云南莲瓣几个中高档铭品被传出组培的消息,一时风声鹤唳兰花爱培者的信心都失去了,这打击的不是少部分群体而是撕碎了大部分人的梦想。

  不管什么好花,当爱培者对其失去信心之后就很难形成未来的知名品牌,这犹如民间所说的好花被猪给拱了也就彻底地玩完了。类似的实例并不在少数,那么如何防止这样的事情继续再次发生呢?那就是品牌保护意识的不断提升与加强!具体要如何做呢?兰花爱培者一旦结缘到一棵顶级传世之品,先不要想着去变现,而是慢慢地种出一定的数量来,然后再与真正的兰花赏培者分享。真正的爱培级发烧友是不会想着让一棵传世好花给猪去拱的,因为猎奇与珍藏就会促使他去保护。这是一份信任之下的责任更是一份爱兰的义务,如是选对人找准合伙人就会众人拾柴火焰高。反之,若遇到鼠目寸光只看到眼前利益的人把种源卖到不良用心者的手中,那么该铭品的悲剧就开始了。在组培苗等待大量出货时人为拉高,然后当市场火热起来后就像泄洪一样批量投放到市场上,当大量的资金被吸走后该铭品的未来也就这样被彻底地玩完了。慢慢地就这样淡出了人们的视线,那是因为曾经的伤害是难以弥补的。

  鉴于此,那么如何让近30年内所选育的铭品就像江浙的春兰与蕙兰传统铭品一样,传承几百年至今都还是经典呢!说起春兰宋、集、龙、汪或老八种“宋梅”、“集圆”、“龙字”、“汪字”、“万字”、“小打梅”、“贺神”、“桂圆梅”,以及蕙兰新老八种只要关注江浙兰蕙的兰花爱好者一般都会知道一二,这就是铭品的品牌影响力的魅力所在。奠定这些传统铭品兰花的品牌影响力长盛不衰,还有就是那浓郁的兰文化元素。文化就似民族精神一样那是永远不死的,故简而言之未来品牌兰花也只有着重文化建设才会有千年传承万古流芳的可能。

  如上讲的是铭品兰花品牌缔造问题,这适合各个地方四川自不例外。下面就来讲一下兰种间的品牌发展问题:

  四川就自身资源而言如何像江浙兰蕙一样形成品种间的品牌?这既要考虑民间约定俗成的习惯,亦要考虑未来的可持续性发展,可以做到相融兼顾,亦可以做到多头并举,这相互间并不矛盾。我们大家都知道江苏省地域由于兰花野生资源开发较早,远及明朝南直隶与清初的江南省则是中国经济最富庶地区,兰花的人文属性、文玩属性、收藏属性、经济属性、商品属性等处于鼎盛期,那个时候就在热衷于新品的选育了,当时是邻省浙江资源的主要流向,查看蕙兰传统铭品的史料记载就有出自浙江某处。自江苏省成立后一直到民国期间这种资源供给现状并没有改变,被划分出来的安徽省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中国经贸中心的资源供应方了。时至上个世纪70-80年代只有宜兴与浙江、安徽接壤的群山地带以及茅山一代有野生资源,像春兰臻荷仙与蕙兰茅山素就是出自二处,后来就再也没有听说从当地山上选育出新花来。在资源枯竭的情况下江苏是如何做大蕙兰品牌的呢?

  在江浙兰史上春兰与蕙兰的喜好度一直在民间呈拉锯状,但并没有影响这两个品牌的发展。喜士大夫与小家碧玉者各取所需,两大兰种并荣共茂至今,继续对中国兰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前几天驾鹤西归的金庸先生预言说:“他的作品在自己去世后还将流传100-200年。”这就是形成品牌影响力的魅力所在。

  在兰文化的滋养下“瓣型学说”必将继续传承下去,深深地植入民间的现状不会改变,故蕙兰的新老八种以及春兰的四大名花、四大天王、老八种将永远深受爱兰者的喜爱,这不会有年代更替受限的可能性。这就是品牌兰花所产生的深远影响力的魅力所在!

  以上是以江浙兰蕙的品牌影响力作为例子,借以来谈一下四川兰花的未来发展畅想。四川兰花,闻名遐迩的要数春剑芽黄素了,后来出名的“隆昌素”、“银杆素”一样声名远播,随之红白二草也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力。为什么西部几省都出产春剑,唯独四川冠之?这就是品牌兰花对兰花铭品所产生的深远影响力。

  后来至第三波兰市期间,可以称为经典手笔的则是春剑芽黄素改名为“西蜀道光”创建了春剑知名品牌。“西蜀”西部蜀国,“道光”却给人以一种清代道光年间的遐想,暗喻历史久远。可见,这是非常不错亦是非常成功的一个兰花品牌营销案例。

  相比较其它曾经轰动一时的奇花异草还有谁在?甚至很多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名字取得一个比一个大又有什么用呢?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归根结底那就是兰文化的沉淀与品牌的塑造。

  说到这里话题又要回到本文的开头,品牌兰花的缔造要大家有相同的共识并去爱护,而绝对不能以科技来趟浑水,品牌兰花讲究的就是人文属性、文玩属性、收藏属性、经济属性与商品属性一定要放在后面,如果顺序颠倒了就会迟早玩完。像某些人的暗渡陈仓把一个还没有形成传承的经典新花搞成了组培苗或以此来进行杂交,搞成批量的科技草,这是给品牌兰花发展开倒车,不是什么真正名义上举着走进千家万户的大旗惠及兰众。这是少数人的一己之私为了获利虚设的一个伪命题,这更是一个子虚乌有的幌子,从而毁了铭品使得难以实现品牌的长足发展。

  说到这里有人不禁要反问,科技与品牌兰花发展有什么关联性?有啊!君不见,国人搞的科技作品有谁是在作为品牌在做的?有谁在规规矩矩地做设想着要走出国门的?为什么国外的大花蕙兰与蝴蝶兰等洋兰拿着身份证能以品牌的方式进入中国市场?而国人组培的杂交的,有谁有这远景规划?全只有在窝里搅合的本事,把国内的兰花市场搞得越来越乱,如是把品牌的根基都给毁了,还美其名曰在平抑兰价,这是一种在钻世界育种法空子的悲哀,最终将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我倒寄希望从事兰花科技杂交者出一个像任正非或陶华碧那样的企业家,把目光放在全球还有40多亿人身上,去赚世界各国的银子,为中国发展赚取外汇,那样才叫线亿人的口袋,后者只是狗熊的能耐而已。千万不要说搞科技杂交繁育只是一种科研生产方式,销售那是经销商的事情,如果打着这样的借口那就是在糊扯蛋了,任正非与陶华碧既是研发方亦是生产方,更是把国货营销到世界各地的设计方,不是吗?这才是民族发展的脊梁,这才是诚信与品牌的发展未来!

  建议从事科技育兰的单位与个人把眼光放向世界,把每个科技作品办好身份证光明正大地走向全球,不要说欧美市场不喜欢中国幽香型的地生兰,这只是欲盖弥彰且又错误的借口,美国的朋友来向我阐明他们农业部的要求,欧美市场对中国幽香型地生兰需求量很大,市场上难以买到。但就目前而言存在资质与品质及出口通道的问题,这才是科技方未来品牌输出的发展方向,也是最终的出路。

  说来说去,未来的发展方向依然是离不开品牌影响力,没有品牌的联合体将会是一盘散沙,乌合之众的想法绝对是难以成事的。要想把兰花这块市场蛋糕做大四川要积极主动出击,重视兰文化的发展与沉淀,并着重品牌兰花的缔造。把春剑、春兰、蕙兰、红香妃、送春等拥有多个野生资源选育的铭品保护好,梳理好来龙去脉,使之传承有序。

  春剑是四川率先于他省的品牌优势依然不能放弃,依然要精益求精选出具有代表性的新品,慢慢种养慢慢发展千万不要急功近利,也只有把经典的好花培育出来巩固品牌影响力,使之后序有力,未来的品牌兰花才会兴盛不衰。另外,品牌兰花亦可以多头并举多方向发展,像春兰、蕙兰、红香妃、送春等已有的野生资源可以再加以开发使之精品层出不穷,如此便是四川品牌兰花的魅力所在。

( 发布日期:2019-01-06 19: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