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晋峰谈绿会意愿者步队成长与办事科协全国粹

  关于会员发展与服务这个主题,我们有几个方面可以讲。绿会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社会团体,是慈善组织、基金会、一级学会。所以,根据国务院和部委有关法律法规,发展志愿者,是我们绿会的一项重要的工作。这项工作和发展会员不同,但也有很多相似之处。绿会的所有志愿者,都是在线登记,正式注册的,但是我们不收取任何费用。那么我们的志愿者是如何发展的呢?过去的三年,我们从零开始,到现在发展到两万多名。这其中包括有国际组织,比如有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高级官员,还有许多国际知名人士、科学家、大学校长。绿会的志愿者还包括小学生,这其中来自世界各地的都有。那么我们发展志愿者依靠什么呢?

  国际旅游伙伴理事会主席、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UNWTO)前副秘书长Lipman Geoffrey教授正式成为中国绿发会志愿者

  第一,我们依靠宣传。我们通过新的媒体以及自媒体形式广泛的宣传绿会的工作,这个宣传工作吸引了大量的关注,大量公众都希望能够以志愿者的身份加入我们,服务社会、参与环境保护。

  荒野基金会 (美国) 首席执行官、第十一届“世界荒野大会”主席Vance Martin先生正式成为中国绿发会志愿者

  第二个是群体性的征召和管理,比如中国绿发会的“反电鱼协作中心”,他们是一个很大的群体,自己做的很好,但是他们没有组织,比较松散。那么绿会提供了一个平台,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志愿服务。而后发现,自从他们整建制的加入我们之后,和农业部、和长江办、以及和各地方政府合作的非常好,并且越来越紧密。

  第三部分发展志愿者组织的核心,就是给予他们充分的信任,以及充分的支持。比如我们加强对志愿者的培训,能力建设和引导,加强他们的赋能,给志愿者们颁发志愿者证书,解决他们遇到的问题。

  那么如何加强对志愿者的服务呢,我们有几个很成功的,典型的经验。比如绿会的志愿者赴山东调查疑似渗坑,遭十几人围殴时,我们没有犹豫没有彷徨,而是立刻派出律师去当地调查情况,当调查情况结束之后发现志愿者完全属实时,绿会立刻和地方政府沟通,然后当地地方政府领导与涉事企业的董事长,马上来到北京,向绿会和绿会志愿者道歉,并赔偿了医疗费。

  另外还有个例子。两名绿会志愿者赴福建宁德进行污染调查“被嫖娼”事件,绿会第一时间站出来为他们发声。尽管当时我们对情况掌握的并不十分详细,有人就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该不该发声呢,最后我们决定准确如实的发声,我们有义务有责任向有关部门准确地反映情况:第一,这两个人确实是环保志愿者;第二,很多志愿者和环保组织向我们反映这个情况,他们都表示了极大的关切和关注;第三是因为这件事情已经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我们希望有关部门了解到这个背景,进而能够准确正确,及时妥善的处理这个事情。这个“被嫖娼”抓捕事件发生在当天的凌晨,然后几个小时之后,大概早晨八点左右,绿会就发出了公函。当地政府经过调查掌握了真实情况后,经慎重考虑,很快就把这两位志愿者释放了,没有任何问题。

  绿会为志愿者们提供的都是真心实意的服务。比如说到我们对保护地志愿者的支持,之前就曾专门组织海南保护地的志愿者们去学习海洋救护知识。因此常常有人问,绿会怎么能吸纳到那么多那么优秀的志愿者呢,秘书长觉得总结一句话,那就是绿会一直以来都是准确的、尽心尽意的为志愿者们服务,这就是我们成功的经验。

  从这些谈起,我们在科学家,志愿动态学术界,国际等等都有非常积极的开拓。比如说还可以举一个近期和大家关系密切的例子,就是婴儿基因编辑工作出现了之后,很多国际社会组织纷纷找到我们,问我们的态度,问这个事件的情况,问中国政府的态度。一直以来,绿会都在做着基因伦理方面的相关工作与研究,当出现这次婴儿基因编辑事件后,绿会立刻组织召开了理事会,通过理事会决议,我们又专为此议题成立了中国绿发会生物与科学伦理工作委员会(BASE),专门来就此议题开展工作。那么就这样的这种及时回应科学生产学术,和我们工作领域中的问题的态度,我们认为这也是我们发展会员提供服务的一个非常成功的经验和切入点。那么BASE这个机构这个委员会一经成立,立即在国内外引起了非常积极的反响,后续绿会将会在此领域迅速的开展相关的工作,这就是一个很广阔的领域了,在此我们希望并欢迎其他学会,无论以集体,还是以个人身份,交叉合作,都可以参与到绿会BASE这个工作当中。这是涉及到生物与科学,就不只是生物的伦理问题,因为生物的伦理问题,无论现在还是未来都是很突出的,但是也包括科学,科学也包括人工智能、包括科学大数据、包括机器人,等等,都存在着伦理问题,我们希望构建这个平台为大家服务。

( 发布日期:2019-01-05 15: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