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日报微信:看望丨李昌钰、李渔从这里走出

  南通日报微信:探访丨李昌钰、李渔从这里走出:如皋迎春桥的世纪光芒[组图]

  2015-04-21 09:31:24 来源: 南通日报微信前往论坛讨论

  欢迎安装南通报业“无线南通”手机客户端!苹果手机Appstore搜索“无线南通”下载。安卓系统手机可通过360手机助手下载,还可扫描二维码或登录

  文化巨匠李渔从如皋石板街迈步跨向伦敦大英博物馆、巴黎罗浮宫……如今迎春桥正骄傲地敞开一扇圆洞门,向人们倾诉着他的感慨万千。

  老李家这两个优秀子孙已经成为两个文化符号,标志着两个不同时代、两种不同文明,在浓浓的乡情氤氲中绽放在明代古桥迎春桥头。

  石板斑驳的迎春桥东堍朝南走十来步,有一座小门脸的青砖黛瓦小院子,整洁、清净。

  小院前院叫”李昌钰刑侦技术博物馆”,后院叫“李渔博物馆”,一位国际神探,一位文化巨匠,二位老李家的优秀儿孙,把我们这个蕞尔小城与辽阔世界联系了起来。

  李昌钰出生在如皋如城西门长巷西头坐北朝南第一家,门牌2号,一个商人家庭。第一展室里扑面而来的是泛黄的记忆,老式踏铺床、老式梳妆台、老式面盆架、老式橱柜,特别是老式的蓝印花土布的被子、褥子、枕头,老如城居民就过着这样淳朴而宁静的生活。

  一对如皋母子的传奇就这么开始了。旧中国的城市缺温饱,缺卫生,缺笑脸,唯独不缺苦难。1948年,8岁的小昌钰家顶梁柱倒了,父亲遭遇海难,孤儿寡母飘泊异乡。李昌钰在兄弟姐妹13人中排行11,他说他小时候一年有半年赤着脚丫没鞋穿。如皋人的勤劳、刻苦、智慧孕育了一位伟大的母亲,而这位母亲又把家乡的这些优良基因移植在儿女身上,她教导她的孩子们说:“待人要好,做事要专心,少说话,多做事。”孩子们回报母亲的是一个比一个懂事,一个比一个努力,一个一个走向优秀,奔向成功。于是13个子女一个不落全部成了响当当的博士。难怪1997年李家老母亲寿登期颐时,美国克林顿总统亲笔写信向她祝贺,称赞她是一位“伟大的母亲”。李昌钰第一次回乡就抓了一把老宅的泥土带回美国,让母亲摩挲把玩,抚慰乡愁。母亲离世后,他又特地在如今西门大寿星园里为母亲建馆、设坛、塑像,让老母亲落叶归根。

  明亮的展览室里,轻轻移动着我的脚步,橱柜里的照片、奖状、警服、放大镜……一次又一次吸引我的眼球,我一个中国普通老百姓当然难以估量美国法庭科学会“杰出成就奖”和国际鉴识学会“终身荣誉奖”意味着什么,但是被美国媒体称为“现代福尔摩斯”“中国包青天式人物”,从这些耳熟能详的比喻里我能掂量出分量。李昌钰参与调查、侦破肯尼迪遇刺案、“9·11”事件、台湾2003年选举刺杀案等震惊世界的大案要案。他先后获得800多个荣誉奖项……

  是世界真小,还是历史真巧?如果说李昌钰是跨过太平洋回到家乡如皋石板街,让迎春桥大吃一惊;那么400年前李渔恰恰就是从如皋石板街迈步跨向伦敦大英博物馆、巴黎罗浮宫……如今迎春桥正骄傲地敞开一扇圆洞门,向人们倾诉着他的感慨万千。

  圆洞门里首先吸引我眼球的是一座李渔塑像,一泓粼粼清水边安闲地坐着一位老者,头戴斗笠,手握书卷,淡定儒雅,一脸睿智和阳光,他身后倚一丛碧绿篁竹簌簌作响,摇曳着400年的呼呼山风,也摇曳着笠翁诗文中对满目疮痍、难民载道的牵挂,对凶悍铁蹄、践踏河山的愤懑。

  区区三间小平房怎么盛得下李渔500万字遗产的耀眼光芒?评论家们给李渔戴上一大串荣誉头衔:小说家、诗人、剧作家、导演、出版家、园林设计师、美食家、养生家……家乡有一位研究者甚至说:李渔可以评上十个以上的“家”,而且可以荣膺文学史上12个以上“第一”。

  李渔对于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了解个一诗、一剧、一书也就庶几可矣!李渔15岁时在如皋家院中梧桐树干上刻下的一首诗,全诗为:小时种梧桐,桐木细如艾。针尖刻小诗,字瘦皮不坏。刹那三五年,桐大字亦大。桐大已如许,人长亦奚怪。好将感叹词,刻向前诗外。新字日相催,旧字不相待。顾此新旧痕,而为悠忽戒。一首梧桐诗,一个勤奋上进的有志少年跃然纸上。如皋浓郁的文化氛围托举起了一位文学天才!

  一剧,即《风筝误》。如皋是风筝之乡。李渔根据少年时在如皋的所见所闻,创作了风筝题材的著名喜剧《风筝误》,这是中国戏剧史上唯一的一本以风筝为题材歌颂自由、爱情的风筝戏。后来经过陈德霖、梅兰芳、荀慧生等数位大师改编加工成国粹京剧。

  当然最了不起的还是一书,即《闲情偶寄》。这本《闲情偶寄》,以234个小题,对戏剧表演、妆饰美容、家具古董、饮食烹饪、养花种树、园林建筑、医疗养生等作了深刻而独到的论述,其中许多观点至今被誉为经典,被今天的人们称为“生活艺术的百科全书”,李渔被称为“中华五千年第一风流才子”;西方人称他是“东方莎士比亚”,认为“李渔是最值得研究的东方第一人”。

  我在家乡悠久而年轻的灿烂文明中穿越漫步。我发现老李家这两个优秀子孙已经成为两个文化符号,标志着两个不同时代、两种不同文明,在浓浓的乡情氤氲中绽放在明代古桥迎春桥头。

( 发布日期:2018-11-23 08: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