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夜饭是家的味道是妈妈的味道

  今夕除夕,奔袭千里,只为回家,陪着亲爱的爸妈,吃一顿团圆的年夜饭。年夜饭,是家的味道,母亲亲手做的美食是一根绵长的线,牵起的是从胃到心的距离。

  你有多久没有回家陪着爸妈一起吃饭了?又有多久没有吃到妈妈亲手做的饭菜了?儿时的记忆中,炊烟里,巷子那头,一声“回家吃饭了”,满脸通红一身汗水的孩子,奔跑着扑向飘香的小院儿,你还记得吗?儿时的小巷子或许已不在,可爸妈依旧站在原来的地方,等着归乡的孩子。“回家吃饭了……”你听到了吗?今天是除夕,你到家了吗?

  年夜饭,是家的味道,是妈妈的味道。一声“开饭了”,一大家子团团围坐,那热气腾腾中氤氲的是一家人的守候,是一家人的团聚。

  年夜饭,是家庭主妇们大显身手的时候,母亲便理所当然地承担起操持年夜饭的任务。小时候,物质并不丰裕,但母亲凭着自己的聪慧和一双巧手,总能摆出一桌丰富的年夜饭。

  除夕前的一个星期,母亲就开始准备食材了。干货有香菇木耳肉皮,荤菜有鱼肉禽蛋,蔬菜品种更加丰富。母亲能够把简单的食材做出可口的味道,而且色香味俱全,母亲的手巧,为南大街上的邻居们所称道。

  年夜饭,母亲卯足了劲,要把最好吃的、平常舍不得吃的都一一呈上。餐桌上,几碟冷菜几道热菜、几荤几素,还有最后一道甜汤,这年夜饭才算圆满。

  冷菜有醋拌皮蛋、萝卜丝海蜇、香肠、腊鸡、咸鱼、炝黄瓜、炒陈菜,热菜有狮子头、红烧肉、油煎带鱼、糖醋排骨、三鲜蹄筋、草鸡汤等等。点心是春卷,甜汤是酒酿汤圆、银耳红枣汤。当然,每年也会有所变化。

  年夜饭少不了的一道大菜首推狮子头,狮子头的讲究在于肉质鲜嫩,口感不油腻。原料必是新鲜的五花肉,用刀在木砧板上将肉剁成肉糜,配以鸡蛋清、剁碎的马蹄,以及生姜料酒等配料,工序也极为讲究繁复。制作好的狮子头,下到水里煮开后,捞出沥干,或者放进油锅煎炸,最后再用酱油红糖等烩制。这样烹制出来的狮子头,口感鲜嫩味道浓郁、不肥不腻。母亲做的狮子头个头都不大,显得精致,吃一个也不会觉得腻。

  母亲做的冰糖扒红蹄也是一绝,选购优质的猪蹄膀,手工去毛,记得奶奶端个凳子坐在太阳下面,对着阳光,眯缝着眼睛,用镊子一点一点地拔。扒红蹄讲究炖煮,一大早奶奶就生了煤球炉,小火炖煮半天方可。端上桌来,只见那白瓷盘中,碧绿的青菜铺底,红得透亮的猪蹄,用筷子戳一下又酥又软,轻轻一提,能拉出长长的、粘粘的丝,入口酥而不烂。

  炒陈菜也是年夜饭里少不了的一道菜。这是我的家乡石庄地区的一道特色菜,其实就是素什锦,里面有各种蔬菜,包括荠菜、大蒜、黄豆芽、水芹菜、木耳、香菇、金针、胡萝卜等。(其中最不可少也是最难得的是金针(黄花菜),那时没有鲜金针,干金针属副食,需要凭副食票,但是妈妈总能想到办法找到)我最爱的是水芹菜的爽脆和金针的鲜香。各种菜提前一两天备好,除夕那天开始制作,分别用素油炒好,最后拌和,满满一大盆,能从除夕吃到元宵,从上一年底吃到下一年初,说明这家人生活有富余,其中蕴含的是来年丰盛的美好愿望。

  白肉夹豆沙,不知你们吃过没。所谓白肉其实是白花花的大肥肉,那年月猪肉紧张,凭票供应,所以就连肥肉也是好的。厚厚一块肥肉,从中间剖开却不切断,薄薄两片中间夹上事先熬好的红豆沙,备用。锅里坐上少许油,待油热,将白肉夹豆沙放入油锅,轻轻用铲子两面翻动力求受热均匀。肥肉在锅里滋滋做作,里面的猪油也被熬了出来,直至白白的肥肉变得透明,发出焦嫩的香味,而豆沙也吸收了而猪油变得更润泽。白肉走过油后不再油腻,口感变得酥嫩,而吸收了猪油的豆沙糖则更加爽滑香甜。

  母亲善作美食,就是一根黄瓜经她手也变得十分可囗。母亲会做很多菜,她做的菜不仅色香味俱全,装盘也很讲究。就连煮鸡蛋,也能摆出好看的花样来。只见母亲一手拿着煮熟的鸡蛋,牙齿咬着一根棉线,另一手拽着棉线的另一头,轻轻一拉,鸡蛋就变成了好看的兰花模样,盘子一圈点缀着橙色的胡萝卜丝和碧绿的黄瓜丝。这样端上桌,也是一道菜,并不觉得寒酸。

  从小我的胃被她宠坏了,母亲不在身边的日子我常常想念那些家常美味。就连母亲家族的小辈们也馋母亲做的美食。逢年过节,母亲总会邀请小辈们到家里,忙上一桌菜,最后看见盘子底朝天,那是母亲最乐意的。临走前,母亲还会准备一些她亲手做的香肠、馒头等让他们带回去。

  其实,母亲原本出身农村,从小没有优裕的生活,也没尝过什么美味珍馐。但她有一份对生活的热爱、有一颗聪慧的心、一双勤劳的手。

  后来,我渐渐长大,离开家,可惜我没有很好地继承母亲的好艺,但被培养了好的品味。如今自己为人母,也学着母亲操持,做饭给小宝吃。然而,我常常会忙得顾不上小宝,母亲舍不得女儿和外孙,便来到了我们身边,帮我分担。小宝最爱吃外婆做的糖醋排骨,那也是我的心头好。那天母亲做了糖醋排骨端上桌,小宝中午在学校吃饭,我没舍得吃,让母亲留着给小宝晚上回来吃。母亲说,你舍不得你儿子,我也舍不得我女儿啊。

  母亲的美食将我养大,如今又养育着我的孩子。母亲的美食像一条绵长的线,牵起了几代人割不断的亲情。

  过年回家,看望父母,亲情孝道是人之常情,而母亲亲手烹制的家常美食也是不可抵挡的诱惑。今夕除夕,你到家了吗?你吃上妈妈做的饭菜了吗?

  作者简介余慧,媒体人,如皋市作家协会会员。读书、写作,是我与世界沟通的最好的方式。文学是我童年的乐园,是我人生的启蒙,是我认知世界的渠道,是我最忠诚的朋友。多年以来一直从事文字工作,庆幸文字始终对我不离不弃,而我也从未离开过文字,从未放弃过手中的笔。写作,让我的人生更丰满。

( 发布日期:2018-11-09 13: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