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皋志愿者 >
去国外做义工 感触感染新“风光

  假期,有人选择留在家中享受属于自己的时光,有些人选择出游欣赏美丽风光,而有些人却背起行囊走出国门,成为一名国际志愿者,开始一场国际义工旅行。近年来,义工旅行、国际志愿者、间隔年等词语开始受到年轻人的关注。虽然国际义工旅行对人们有着许多诱惑力—但是,什么是国际义工旅行?要怎么做才能成为一名国际志愿者?国际志愿服务要做些什么工作?

  国际志愿服务始于1920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当时来自法国和德国的青年摒除两国在大战时的敌对关系,开展第一个国际工作营,合作重建战乱时被破坏的农庄。随着时代演变,今天的国际工作营除了持续实践国际间的相互了解、尊重及友谊,推进世界的和平发展外,志愿服务的主题与内容也日趋多元化。

  国际志愿服务或义工旅行在西方国家普及程度极高,是当地年轻人“间隔年”(Gap Year) 的热门选择。而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国际志愿服务运动亦在亚洲地区萌芽及迅速发展,现时日本、韩国的参与人数已与西方国家的不相伯仲,而在东南亚地区的项目与参与者亦与日俱增,中国在近年亦愈来愈多人关注及尝试国际志愿服务或义工旅行。西方不少国家都有政策容许年轻人实行间隔年,而欧盟更在财务上支持国际志愿服务。亚洲区的国际志愿服务组织亦在共同研究获取类似的支持。

  目前正在开展支持中国人在海内外参与国际志愿服务工作的志愿行者DreamWalker China项目发起人之一的阿峰向记者介绍道,国际志愿服务工作主题多样,如自然保育、教育、乡郊及城市发展、文化、身心灵健康、领袖训练等,这些工作大部分是普通大众可以担当的,而如有较专业的技能要求,亦会在项目介绍中列明。

  服务时间方面,通常一周工作五天,每天5~8个小时。每周有一至二天自由时间,可与营友在工作营地附近深度游历,当地的国际志愿服务组织通常可推介甚至陪同。如果当地正值节庆,有不少国际工作营的主题本身就是筹备节庆活动,志愿者往往能体验当地人最真实的过节方式。国际工作营参加者来自不同国家,而文化交流或工作检讨活动可让志愿者了解更多的别国文化。

  阿峰告诉记者,不论在校大学生或是已经进入社会工作的人,国际工作营都是合适的。它不仅解决了参与者经验不足和行程安全问题以外,能够让志愿者与当地人及文化真实地接触交流,更给参与者一个国际化的环境,开拓视野,建立友谊,发掘不同可能性。

  阿峰指出,国际志愿服务强调志愿者的主动参与及学习,志愿者要注意自己在国际工作营内有这个责任。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国际志愿者,先决是动机意愿,参与者要了解自己对项目的期望及希望作出的贡献,相关经验或技能、英语能力等亦需考虑。

  36岁的王祖目前就读于中山大学岭南学院中法MBA,同时也就职于深圳一间IT公司。曾经担任过公司企业社会责任负责人的他一直想找机会走出去看看,做一些能帮助他人的事情,进行一段既有社会意义、成本也不高的旅行。王祖认为,国内常见的为跟团旅游,行程安排满,走马观花,难以和当地人文、风俗进行深度交流,“我喜欢更具有人文生态的旅行方式,例如深入到当地人家庭,感受风俗习惯,和当地人交朋友,保持长期联系。海外义工旅行满足了我省心省力的需求,也有社会意义,能够与海外进行交流,提升国际阅历,还能让我的外语学以致用,是我一直想要的旅游。”

  2014年1月,适逢上一段工作结束,王祖有了一段空闲时间,借此机会,他前往泰国合艾和宋卡分别进行4天和11天的义工旅行。在合艾,王祖与当地的农业学家学习农业技术,参与农庄水稻种植,搭建遮阳棚等工作。农庄使用节水水槽种水稻,这样避免了水的大量流失,水使用量仅为常态用水量的五分之一。

  在宋卡,王祖参与了亚洲区志愿者大会,与来自日韩、印尼、菲律宾、越南等亚洲地区义工进行文化交流,一起参与修葺博物馆,捡垃圾,修草坪,帮文物去灰尘等工作。博物馆内不乏青铜器、陶器等文物,能够触摸到这些珍贵文物,参与到清扫工作,让王祖感到兴奋不已,也让他对泰民族和马来西亚当地原住民的发展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

  义工旅行期间不乏各国义工与当地居民进行交流的环节。王祖发现,当地大学生中不乏华侨,“这些华侨学生很想学中文,但并没有太多机会学习,看到中国大陆的义工很有亲切感。很多工作、留学机会首选中国,如果掌握了中文和英语,会让他们在国内就业更有优势。”最令王祖感到惊讶的莫过于在泰国“微信”十分通用,是不少年轻人、生意人沟通交流的常用软件之一。

  到农场做农活,在孤儿院做义工,参与当地环境保护,支教……身处异国他乡,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做这些常见的义工服务,交流文化,让国际义工旅行更加有意义。去年7月,38岁的左慧玲辞掉了电视台小主播培训老师的工作,转型成为志愿行者项目的一名全职人员,也借此机会开启了通往义工旅行的大门。左慧玲曾在香港参与了为期两周的志愿服务,期间除了做一些基本的体力劳动之外,更重要的是和一群来自西方的志愿者进行交流。“在香港的义工项目中,我曾带着来自西班牙的一位女孩逛街,买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画。当时,那位女孩选择了一幅古装电影中出现的‘龙门客栈’的图片。她告诉我,这就是她眼中的中国,让我十分惊讶,同时也让我了解到世界上其实有很多人对中国并不了解。”因此,左慧玲认为,国际义工旅行不仅是让自己更加了解世界,也是一个让世界了解中国的很好的机会,是一件双赢的事情。

  2014年8月,左慧玲前往日本北海道的新得农场,开始了真正的国际义工旅行。在新得农场,左慧玲除了参与收获蔬菜、养猪养牛、如皋志愿者建造地基等体力劳动外,还接触到了在农场工作的一些带有轻微残障的当地人,每天与残障人士一起分工合作。每天早中晚吃完饭之后农场的工作人员会聚集在一起开会,汇报今天的工作内容,长期下来,可以帮助在此工作的残障人士养成习惯,使其自律能力变强,能够自力更生。

  日本的旅行中,左慧玲依旧担心语言不通。不过在农场生活了几天后,她渐渐发现,语言根本不是问题。“去之前我有准备英语版的自我介绍,后来发现大家英文都不怎么样,在农场听了三四天后,我终于回过神来了,因为大学学的是日语,我也开始和当地人说日语,跟俄罗斯、其他国家的义工说英语。”项目中期,左慧玲与国际志愿者们前往当地小学,与二年级的小学生进行交流。“我们还在学校吃了学校的午餐,发现真的和电视里看到的一样,日本学校的孩子们会自主自觉地收拾、安排吃饭,非常震撼。”

  两周义工旅行有两天的休息日,左慧玲参与了当地的花火大会和拔河比赛,还观看太鼓巡回表演。“虽然会想家,但是这一个全新的世界、全新的环境,非常有趣。义工旅行最主要是要有积极的心态,敢于认识朋友,体验新的东西。”

( 发布日期:2018-08-01 17: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