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皋义工活动 >
经费严重、勾当受限、募捐中多次被曲解——酒

  “2009年2月14日,我们泸州青年志愿者协会酒城义工分会在白塔广场义卖,为合江县大学生杨洪身患重病的父亲筹款。当日共筹得善款1.3万余元。”

  过了两年多,2011年7月18日,酒城义工的理事长龙群霞对记者说起那场义卖,依然觉得自豪,“参与的人好多啊,每个人心中都涌动着爱心。”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如今这样的活动已逐渐少了。龙群霞透露,义工组织正面临经费缺乏、名声不响等一些困难。

  龙群霞是南苑老年公寓的院长,也是酒城义工理事长。她每天上午的主要任务就是买菜,为南苑老年公寓50多位老人的午餐做准备。买菜的每笔账她都了然于心,但她常常为酒城义工组织的活动经费发愁。如皋义工活动

  “每次活动都是志愿者自己出钱,凑路费、买东西,能够重复用的东西,我们都会收好。”龙群霞现在是3个汶川孩子的“江阳妈妈”;她多年资助南苑社区孤寡老人匡婆婆每月150元,直到老人去世;2011年起她每年资助北川县学生袁秀兰1500元,直到大学毕业。她开办老年公寓,每个月要还5000多元的贷款,还要拿出几百元钱做慈善,只能降低自己的生活开支。

  “我们的志愿者,很多都是打工者,收入不高,还要自己出钱搞活动。没有钱租办公室,我们就在QQ群上讨论工作。”为了缓解资金压力,酒城义工前年向卓卓网申请了支持四川灾后重建的慈善资金2万元,他们精打细算,两年只用了几千元。

  2005年成立、2009年注册的酒城义工,现有会员700多人,正式会员100多人,是泸州市最大的民间志愿者团体。龙群霞2008年加入酒城义工,见证了几年内志愿者人数的飞速增长。

  按照规定,申请加入酒城义工的会员每年要参加5次活动,才能成为正式会员。“我们基本上每隔一周都会组织活动,帮助孤寡老人、留守儿童、残疾人等。”大部分会员因为没有参加满5次活动,不能成为正式会员。

  2004年11月,泸州扶贫娘子军队长翁文钦跟随一辆满载衣物的农用车抵达云南省宜良县,为当地田黄镇两河村送去募捐来的衣物。

  扶贫娘子军由退休、下岗妇女组成,队员共有50多人。成立初期的几年里,她们发动亲戚朋友将多余的衣物捐出来,清洗整理后,送到贫困人员手中。

  “第一次把衣物送到云南,是因为一位云南朋友告诉我,他老家宜良县是贫困县,有的一家人只有一条好一点的裤子,谁出门谁穿。”翁文钦告诉记者,此后60多次的捐赠,都是从朋友处听到或者是从报纸上看到,哪里需要帮助,她们就把物资送到哪里。迄今为止,募集的16.3万件衣服都是她们自己联系受助点、联系车辆,自己运送。

  在募捐过程中,扶贫娘子军常常受到误解。有一次,翁文钦与货车司机联系送衣服,希望对方价格便宜点。“我告诉他衣服是送给贫困山区的,他说这年头哪有那么傻的人,肯定是收旧货拿出去卖钱。”翁文钦伤心回家,半夜没睡着。

  “总有人认为我们是骗子,是靠做旧货赚钱。”如今,翁文钦已经习惯了社会上的不理解,也能想得开了。

  扶贫娘子军与酒城义工一样,也有经费压力。“募捐来的衣服,我们没有钱租地方堆放,也没有钱租办公场地,好心人通过我们捐款,我们也不能给别人出具公章证明。”翁文钦希望,未来这些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胡诗瑜是2009年加入酒城义工的年轻志愿者,她参加酒城义工颇费了一番周折。

  “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我就很想加入志愿者组织,那时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加入。后来在一位朋友的QQ空间看见酒城义工活动的照片,才知道这个组织。”

  胡诗瑜告诉记者,其实有很多像她一样的年轻人,愿意成为志愿者,但就是没有找到志愿者组织。志愿者组织为什么知名度不高?胡诗瑜说这是因为宣传少。“我们做事不喜欢高调,因为脚踏实地才是做义工的本质。”

  酒城义工每年都会有人加入,有人离开。对于人员的流动,胡诗瑜认为这是一个正常现象。“我认为公益事业是一个没有终点站的列车,在行车途中,总会有人上车下车。”

  胡诗瑜在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三大队上班,同事中没有人知道她是志愿者。父母很支持她做志愿者,每次参加活动的当天都会提醒她起床。“能够帮助那些困难的人,当你看到那些笑脸,你就会觉得有成就感。”

( 发布日期:2018-09-27 05: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