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良巷:贤良朴直传家风

  在崭新的中山东路北翼不断进行着品质更新的老城区中,有一条巷子,虽然不长,也就250米左右,但是,日复一日,人来车往,好不热闹;街巷两旁,尽是居民楼宇和沿街商铺,一幅温馨而繁华的市井风貌。

  这条街巷,就是贤良巷,连通了中山路和宁穿路这两条宁波城区的主要道路,大名鼎鼎的张斌桥菜场就在巷子边上,一年365天,人气极旺盛。

  事实上,贤良巷名气大,不仅仅因为如今甬城市民耳熟能详的“诚信市场”张斌桥菜场,更因为这条巷子名字的由来。贤良巷俗称田垟巷,据民国《鄞县通志》记载:“田垟巷,旧名田洋衕。”又注载:“田洋衕,实为贤良衕之误。因史元相诏举贤良,故名。”

  在坊间,关于这条巷子还有另一个传说。据传清代浙江第一位状元史大成为了服侍父母,不惜被朝廷削籍革职,回到家乡宁波后广行善事。康熙皇帝闻讯后,赐匾“贤良方正”,巷名由此得之。

  悠悠几百年过去,这条旧为宁波望族史氏家族聚居的巷子,不仅见证了宁波城市沧海桑田的发展变化,也传承了“贤良孝悌”的家风家训。

  大约在三四十年前,贤良巷还是一条幽深的小巷子,青石板铺成的路面,两旁全是高耸的围墙。若在雨天,撑一把油纸伞漫步其间,那情景宛若戴望舒笔下的《雨巷》,颇具典型的江南风韵。

  那个时候,住在贤良巷边的史姓人家还有1/3左右。今年77岁的史秀翠回忆,每到端午节,还有传统的赛龙舟,一共三条船,都是附近三户大户人家出的船,其中一条红色的龙舟就是“史家船”。一开船,小孩子们就喜欢把衣服顶在头上遮太阳,然后沿河跟着船跑。

  在当时,贤良巷附近最显眼的建筑就是史家祠堂,但家族聚居的情形却渐渐消失了。在史秀翠的印象中,很多从绍兴、黄岩等地来的人到宁波做工、割稻或者捉鱼,渐渐就在这里安家落户了。

  史秀翠的公公就来自绍兴,是个抲鱼人。史秀翠自己虽然生在贤良巷,但很早家里就搬到王家车头一带,直到她22岁结婚,才被丈夫撑着船又接回了贤良巷。

  “早就不管是不是姓史了,就看自己是什么人。”史秀翠说。当时,贤良巷里住着的,主要有三类人,渔民、农民和郊区居民。所谓郊区居民,就是住在宁波近郊、但在城里做工的市民的通称。史秀翠就是一位郊区居民。

  在当时,贤良巷距离宁波城区,只有一座桥的距离。“过了张斌桥,就是宁波城区。”史秀翠说。史秀翠18岁就去了栎木巷一家机械厂当学徒。随后的几十年间,史秀翠也一直在各厂当车床工,跑遍了宁波老三区。“那个时候当工人特别有优越感。”

  除了像史秀翠一样从小进厂做工的年轻人,很多农民和渔民也渐渐“转行”。史秀翠和其丈夫认识,就是她在栎木巷当学徒的三年中。后来,她丈夫也曾短暂回家抲了几个月的鱼,很快又在一家企业中找到了工作。这家企业,就是由当时的东郊渔业大队办起来的。

  那时正是宁波城市工业经济起步阶段,城区周边诸如此类的大队企业、社办企业越来越多,如草纸厂、拉丝厂、纽扣厂、拉链厂等。除此之外,也有许多企业要在这里办厂要土地,村里或者大队都会提出要求,“得按比例解决就业问题,拿走几亩土地就得落实一定数量的岗位。”

  由于和宁波城区“只有一座桥的距离”,贤良巷也最早享受到了城市发展的红利。73岁的柴锦华说,30年前他们家刚搬到贤良巷的时候,她并不满意,但因为是她老公单位分的房子,也只能抱怨几句。

  “现在想想真是好。”柴锦华说。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这里就率先进行了城区改造,他们家成了最早住上新楼房的市民。后来,轨道交通一号线开通,他们又成了最早坐“地铁”出行的市民。而在此过程中,道路越建越宽、交通越来越便捷,在小区附近,超市、医院等配套设施也越来越完善。而今,随着中山东路完成综合提升改造,他们家居住的这块城市核心区域,也迎来了又一轮的城区品质提升。

  柴锦华说,这些年来,总有很多人到家里来参观和采访,说是可以从中看出宁波城市发展过程中城市居民生活改善的许多印记。

  2010年,由史瑞华、杨古城、史安福等一批史氏后人和专家学者,发起成立了史氏研究会,不仅协助修订了史氏宗谱、完成冀国夫人叶氏太君座像落成大典等工作以外,更对史氏家风进行了深入的研究。

  确实,贤良巷的往日荣耀与今日传承,都离不开史氏先人,其中就包括三百年前的史大成——清代浙江的第一位状元。

  史大成(1621年~1682年),字及超,号立庵。史氏家族是宁波历史上较为显赫的家族,当时主要集居在张斌桥至古藤桥(即贤良巷)沿河一带,所以也称“古藤史家”。到了明清时期,史氏家族日渐式微,许多族人和当地居民一样,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史大成就出生在其中的一户农民家里。

  不过与别家的孩子不同,史大成自幼聪颖好学,天性至孝。清顺治十二年(公元1655年),史大成赴京会试,成为汉人南人榜第十八名贡士。殿试时,其考卷被主考官拟为第三,顺治帝御览后,十分推崇他的书法,说:“文气光昌,字法敬慎,必端人也。”于是钦定他为状元,授翰林院修撰,时年40岁。

  史大成高中后,为官清正,三年后就被任命为会试同考官,随充日讲官。日讲官主要是为皇帝及满族官员讲解汉族传统文化,使汉满民族增进了解,可见顺治帝对他的赏识和信任。然而,正当他仕途一帆风顺的时候,父亲的一封家书却使他毅然辞职返乡。

  据《鄞县通志》记载:“其父思之,绘己容以寄,亦命大成绘己容寄父。”史大成听闻父亲病重且非常想他,就给顺治帝上书希望回家看望父母。按当时规定,在京任职者必须期满六年后方可回乡省亲。但顺治帝被他言行感动,特地批准了他的请求。史大成为给父母养老送终,一去便是十年。其间,朝廷曾多次召他返京复职,见屡召不还,遂将其削职。

  康熙五年(公元1666年),史大成守丧期满被朝廷重新起用,充任讲官,累官至礼部左侍郎,数次主持顺天乡试及会试,由于政绩卓著,成为官场楷模。

  史大成一生淡泊名利,为服侍父母不惜削籍革职,但为民办事却不遗余力,即使弃官在乡也广行善事,如捐资在家乡办学、修缮水利等。鉴于此,康熙帝特赐“贤良方正”匾额一块。

  其实,“贤良方正”一直是史氏家族的传统美德。先祖史诏为侍奉母亲,终身不入仕途,宋徽宗赐他为“八行高士”。史诏之孙史浩是史氏家族的首位丞相,担任丞相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不顾自身安危,努力为岳飞平反,并极力推荐陆游、朱熹、张浚等人才为朝廷所用。同时,史浩也是位孝子,东钱湖有名的景点“补陀洞天”,以及宁波八月十六过中秋的习俗,都与他孝敬母亲有关。

  而今的贤良巷,历经了宁波城市发展的大步跨越,房屋建筑已难再看到昔日的风貌。与此同时,被珍藏已久的《史家祖宗画像、传记及题跋》被保留了下来,堪称“南宋历史缩影”,让人们得以从中了解南宋时期士大夫衣冠服饰和当时的历史文化概貌。这些珍贵的文物现已被国家档案局列入《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中。

  更值得庆幸的是,“贤良方正”的史氏家风,在这座文明城市的核心城区,焕发出更耀眼的光芒。

  “朱阿姨,今天轮到你巡逻啊。”在贤良巷所在的东胜街道张斌社区,这样的对话,如今已经取代“你好啊”,成为社区居民最为常见的问候用语。

  从“一门七宰相”到史大成弃官守孝广行善事,“贤良方正”的家风早已注入到居民血脉中。“虽然大部分人不姓史,但住在这里,都能自觉地把老祖宗好贤乐善、正直坦荡、忧国忧民的思想给继承下来。”张斌社区党委书记俞波自豪地说。与此同时,张斌社区更是继承了史大成无论在朝在野都能一心为民的奉献精神,不断发挥着党员和居民志愿者的作用,积极打造“诚信”品质社区和平安建设,有效传递社会正能量。

  其中,成立“文明大管家”,建立了常态化平安志愿者巡逻机制,每天都有党员和志愿者不间断地在张斌桥菜场和辖区其他区域巡逻。目前,社区已有这样的“文明大管家”100多人。

  在对贤良巷周边老居民和史氏研究会的采访中,多次提到了一个地方,那就是史氏宗祠。

  从最初的宗祠,到后来用作校舍、办过村办厂、拆为民居和供销社,再到后来彻底不见,就像一个见证者,经历了贤良巷和古藤史家的沧海桑田,也看到了这座城市的快速发展。但它最为重要的意义,是记录了史氏“贤良方正”的家风和家训。

  所以,无论它消失多久,总有人记在心里,因为人们更想记住的,是那一份对真善美的珍重与执着。

( 发布日期:2018-12-07 17: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