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战A股 中公教育谋求曲线上市

  继北京华图宏阳教育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图教育”)转战港股之后,另一家以公务员考试培训为主业的北京中公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公教育”)登陆资本市场的路径逐渐清晰。

  近日,亚夏汽车(4.060, 0.00, 0.00%)(002607.SZ)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公告显示,其重组标的为中公教育,交易作价预计为170亿元~200亿元,且“交易预计可能会导致公司的控制权发生变更”。据了解,早在2015年年末,中公教育已经接受创业板上市辅导,然而,两年后,其由直接上市转为谋求曲线上市。

  随着教育培训行业前景向好,各大教育企业纷纷登陆资本市场。仅2018年春节后就有尚德教育、精锐教育登陆美股,中公教育老对手华图教育则在连续冲击A股失败后转战港股。

  实际上,登陆资本市场后的教育培训企业仍将面临诸多挑战。据了解,尚德教育、精锐教育上市首日股价均跌破发行价,而华图教育能否成功登陆港股也尚不确定。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教育培训企业纷纷登陆资本市场,一方面是为了募集发展需要的资金,另一方面则是投资者需要获得资本回报。但对于教育培训企业来讲,其核心是提供高品质的教育,只有做好这点才能在市场上获得较好的发展。如皋信息巷

  作为公务员考试培训领域领头羊之一的中公教育欲通过借壳登陆A股。日前,亚夏汽车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公告显示,其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中公教育全部股份。据了解,中公教育作为公务员考试培训领域龙头企业之一,主要从事非学历职业教育,具体业务包括人才招录类面授培训服务、资格认证类面授培训服务、其他面授服务、相应网络培训服务。

  事实上,早在2015年年末,中公教育就试图登陆A股。记者通过华泰联合证券官网了解到,2015年12月29日,华泰联合证券作为辅导机构,与中公教育签署了《辅导协议》,并在当日完成辅导备案登记,开始了对后者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辅导工作。但此后两年多的时间内,鲜有中公教育登陆A股后续动作的消息传出,直至亚夏汽车陆续披露资产重组进展公告。

  与中公教育上市的“静悄悄”相比,同样以公务员考试培训业务起家的华图教育的上市之路则坎坷不断。早在2012年,华图教育便踏上了登陆A股的征程,并于当年10月启动IPO,但因当年中国证监会暂停IPO,让其首次冲击A股失败。

  2015年,已经挂牌新三板的华图教育借壳新都酒店(000033.SZ)再次冲击A股,但因新都酒店被*ST,继而被暂停上市,华图教育首次借壳计划失败;而后的2016年,华图教育借壳扬子新材(6.810, -0.01, -0.15%)(002652.SZ),但因华图教育内部股东未达成一致意见而导致其借壳再次失败;2017年6月,华图教育获准进入A股上市辅导,但其最终放弃,之后转战港股。

  此前,华图教育屡次冲击A股失败的原因被外界认为是教育培训企业“非营利”的定性,不过,2016年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似乎消除了这一障碍,但华图教育对A股热情已大不如前,在2017年开始IPO辅导后始终未提交相关文件。

  北京银杉科创投资管理中心合伙人张伟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因政策等原因导致教育培训企业在A股IPO长期受阻;另一方面当前IPO审核趋严,过会率低于50%,这也为华图教育未能成功上市增添了不确定因素。此外,港股在信息披露的真实性方面把关比较严格,在上市门槛、IPO审核等方面较灵活,从这个角度看,华图教育成功在港股上市的机会或许更多一些。

  相比华图教育,中公教育当前面临的情况则稍好一些,证监会发审委IPO审核速度在加快,中公教育也与亚夏汽车签署了《收购意向协议》。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公教育仍需要面对证监会的严格审核。张伟明告诉记者,教育培训企业客户比较分散,分公司较多,将会增加核查和尽职调查的难度,也会推高尽职调查成本和财务成本,造成企业财务真实性存疑,而这也是企业借壳或者IPO过程中证监会审核的重点。

  另外,据亚夏汽车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公教育未经审计净利润为5.2亿元。据华泰联合证券官网披露的信息显示,2013~2014年以及2015年1~8月,中公教育的净利润分别为0.49亿元、0.50亿元和-0.64亿元。记者就净利润波动以及选择结束上市辅导进行借壳上市的原因实地到中公教育总部进行采访,但其工作人员以相关领导不在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截至发稿,对于记者采访函上的问题对方亦未回复。

  随着资本涌入,教育培训企业发展迅猛,尤其体现在职业教育、K12教育等细分领域。在教育行业中,不仅诞生了新东方、好未来等市值超过百亿美元的传统教育培训企业,也有小猿搜题、作业帮等随着互联网发展诞生的企业。但伴随行业快速发展而来的还有企业管理存漏洞、人员流失等问题。

  记者了解到,作为教育培训行业龙头企业之一的新东方,不仅面临人才流失问题,其旗下泡泡少儿英语被爆出师资造假的丑闻,另一家龙头企业则因疯狂扩张而引来官方媒体的质疑。包括依托互联网开展业务的小猿搜题、作业帮也曾因涉黄问题互相指责。

  以公务员考试培训等业务为主的中公教育也不例外。随着分部不断增多,也使得其在分部管理、员工培训等方面面临挑战。

  记者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发现,中公教育滕州分公司存在欺诈消费者的行为。检索信息显示,原告刘某通过中公教育滕州分公司报名山东省事业单位的水土保持专业培训考试,但在刘某报名后接受培训时发现,中公教育及滕州分公司并没有她报考专业的师资。当地法院审理认为,中公教育及其滕州分公司的行为符合欺诈的构成要件,判决返还原告培训费用并赔偿经济损失。

  在员工培训方面,人员流失也是中公教育需要解决的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公教育前员工对记者表示,其所在的中公教育分部无论是讲师还是其他部门的员工离职率都比较高,流动性较大,公司通过不间断地招聘新老师填补离职老师的空缺。

  “公司的教师招聘一直在进行,其中应届生占了很大比例,不要求有教师资格证,专业不限。新入职的老师一部分去北京总部培训,培训时间不定,公考(全称‘公务员考试’)培训低峰期一个月,高峰期半个月,临近考试培训一周就可以去教学了;另一部分则在分校培训,通过看视频以及老教师指导进行学习。”该员工告诉记者。随后,记者就该员工所说问题多次致电中公教育进行核实,但仍未得到回复。

  除此之外,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检索还发现,以中公教育股东王振东为法人代表的北京中公未来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而受到行政处罚。

  德勤发布的2017年教育行业报告显示,中国教育产业正处于快速发展时期,政策、资本、技术和社会观念作为长期驱动教育市场稳步增长的关键因素,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将加速教育资产证券化并推动民办教育机构转型。包含学历职业教育和非学历职业教育在内的职业教育市场规模到2020年将达1.24万亿元。

  在这一背景下,各大教育培训机构纷纷登陆资本市场。据了解,仅2018年春节之后,就有尚德机构、精锐教育两家机构登陆资本市场。而且在教育培训领域已经涌现出新东方、好未来等教育巨头,市值超百亿美元。

  熊丙奇认为,教育培训企业本身就是一个企业,登陆资本市场一方面是为了募集发展需要的资金,另一方面是创业者需要获得资本的回报,不必将其作为特殊现象对待。

  但熊丙奇也同时指出,教育培训企业的核心是提供高品质教育。“对于教育培训机构来说,因为它有教育的属性,因此企业上市之后,不能一味追求快速回报,否则就会导致急功近利违背教育规律。其次,企业在追求大规模发展的过程中有时会忽视教育质量;再者就是上市之后,会有更大的压力,做教育的核心和本质是提供高品质的教育,这也是企业能够得到较好发展的关键。”

  事实上,当前上市的教育培训企业正呈现两极分化的趋势。以登陆美国的中国教育培训企业为例,截至2017年底共有9家,仅有好未来和新东方的市值超过100亿美元,其他企业市值徘徊在10亿美元上下;即便是2018年春节后上市的尚德教育和精锐教育也不得不面对上市首日破发的尴尬。

  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2号牡丹科技楼A座2层 北京国新汇金股份有限公司

( 发布日期:2018-10-30 17:36 )